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他听见远处客厅里座钟嗡鸣,听见院落里风吹新绿,只是眼前的天花板净白一片。他盯着许久许久,却再也看不出海棠盛放的痕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