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你是怎么知道我说的近是这个意思的?
你是怎么在那几千几万根冰棒棍里找到写有我名字的那根的?
不要在睡前看张寒寺,靠


坐在床上跟他视频,讨教如何增强腹肌。做了几组卷腹就累躺下,恰好寝室的小孩们把灯关了。于是看不见小窗里的自己。我侧躺在鹅黄色的鸭绒被上,屏幕里他的脸正对着我的脸,就和两周前他躺在我身边的时候一样。我不记得是他把下巴放在我的头顶,还是我把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不开空调的夜晚还是有一些凉,但我听见年轻的心脏在规律地跳动,听见温热的血液在动脉里流过。裸露的皮肤不再觉得冰冷,心里像是一下划着了一根火柴,浅浅的脑海里光辉盈溢,照彻天地,满满暖意。

其实一对恋人相拥而眠,什么也不做,就很美好。

这些都是Samantha和Theodore所不能实现的。我一想到这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我在屏幕上敲出一行字,也就是我在Python课上用代码藏在小诗里的那句话。我好想你啊。我一想到你唇的温度,你身上淡淡的奶茶味,你好看的睫毛和深邃的眸,你每一个富含情绪的表情,每一个有意无意的动作——而我却无法马上拥有它们——我就痛苦得无法呼吸。我的心脏皱缩成一团,像是被施压捏紧后无法复原的劣质玩具。

想一个人想到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找了找,发现床上没有纸巾。索性把脸埋进被子里。屏幕上敲过来一行字,我看不得你哭。
然后是很多行字。
乖啊,我天天都在的。
一个人在外孤独感是无法避免的。
你一定要自己坚强。
我不愿看你的眼泪。
但我很荣幸你能为我流泪。
但是千万。
千万。
要独立。

so let go my soul and trust in him.
the waves and wind still know his name.

真的是很久没有发lofter了呀,然而今天也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内容

全部与你有关呀
沉迷于Python带来的新世界的我,已不知如何去描述任何一种微妙的浪漫
当然,Python只是不精致的借口

只不过是想起有你——
十点睡也很好,三点睡也很好
七点起也很好,十点起也很好
有风也很好
下雨也很好
有尽头也很好
无期限也很好
结不结婚都很好
有没有猫都很好
斯德哥尔摩情人也很好
床头床尾也很好
当然啦
最好的还是同舟之情
                携手走过崎岖

“还有天地能前往
还有生命发光
腾跃于闹市海港
爱在旧城窄巷
谁也经历过迷惘
人间的波折阻不了盼望
只需看见
有你在旁”

“为你一直护航”

对我好一点
我也会对你好的
这就是一只猫的逻辑
有时候也想同偕白首
比如现在

其实昨晚拍的影子里面最喜欢的是这张手抖的

昨晚跟妈妈讲了,妈妈因为我收了你很多东西而生气,怒斥我这么多年的教养和矜持都到哪里去了——想来这对她来说已差不多是原则性问题

然后我想起三毛说,我不喜欢的,给我一万我也不嫁;我喜欢的,给我一百万,我也嫁

我喜欢你啊,也信任你,甚至到了你在我身上花再多的钱我都不害怕的地步

但其实呢,跟三毛一样,我也有最后一句话:“跟你呢,只要有饭吃就够了。” “不多不多,还可以再少一点。”

这话我不会跟你明说,希望你对得起我的这份信任

赌一把呗,反正我ALL IN.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

“我知道。你喜欢我对吗?”

“我喜欢你华丽的转身。”

是的,就像你送我的第二份18岁生日礼物。

任何事,你想问就问,但我不一定会答。
任何事,你想打听就打听,只一点,不要来看我的lofter。
我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喜欢蜂蜜,但我任何时候都喜欢哲学和艺术,还有宇宙。
现在,此刻,
再加一个你。

仲夏夜之梦前夕,有点小紧张。
只有一个要求:玩得开心!

“所以世上並沒有絕對真理,大家都是說些因時制宜的話,寫點朝令夕改的文章,又何妨😉” 引自高一去香港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叔叔,城大硕士毕业,目前在AIA当个不大不小的头目,保险业精英。喜欢他不仅仅在于他长得一副Ezra式的帅大叔面孔,他镜头下的香港从来不是灯火璀璨,他在各种晚宴上的身影从来不是最挺拔,而是他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在上海念书在香港深造和工作的云南人,是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一员,喜欢徒步和登山,会在凌晨四点爬上虎头山去看日出,还会在家里圈一个起码有四个婴儿床那么大的地盘去“放养”他家还不会走路的宝贝,自己在旁边表演蹩脚的杂技逗小朋友开心。

不禁想到,在这么一个“大家都是说些因时制宜的话”的年代,结婚真是一件非常之需要决心和勇气的事了,无论男生女生,你想啊,你要牺牲你的自由去操持一个家庭,牺牲你的脾气去维系大小和睦,牺牲你的修养去为了争取而撕破脸皮(而不是撕破面具),牺牲你对于你的情人所有的期许和你的情人对你所有的幻想去推动一艘巨轮——这艘轮船上,有柴米油盐酱醋茶,有双亲子女车房贷,汽笛鸣响,瓶瓶罐罐叮叮当当,锅碗瓢盆你呼我嚷。不仅是两人之间的爱情,连着你对婚姻和人生的部分理解还有你对这个世界部分的价值判断也将被一并推到奖池里——奖品,就我所知有可爱的小孩(可能只是会说话之前),令人羡慕的晚年(在保持健康的前提之下和激素失调的更年期之后),还有可以被写成案例的婚姻——那么你有多大把握会成为那个幸运的家伙?我一直讲,啊,任何关系,亲情,友情,爱情,都是要靠经营的——可是博弈者啊,你能一直保持理智吗?这样沉甸甸的责任居然还附加这样多的风险,如此,这个决定所体现的诚意足以抵过万千城池。

所以我现在有点理解了那个辩题——is it necessary to live together before marriage——如果我哪天真的结婚了,想必这会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勇敢的一个决定。

当然,这也可能成为一篇“朝令夕改”的文章。
又何妨?

多谢有你如此浪漫
多谢有我如此可爱
多谢有我们如此相契
让过往灵动
让未来可期

还是那句话
哪怕我自己都不记得我有说过
“我愿奇迹涌向你
                     而你涌向我”

根据Andrew McAFee的观点,digital future将会立足于机器、平台和大众身上,电脑和互联网的最新发展为工作方式带来了三类转移:第一是人工智能代表的从人到机器的转移;第二是从产品向平台的转移;第三是由大众推动的实验与创新。

Machine:过去,人和电脑联手合作,并借助电脑增强了自己的能力——作者称之为“标准合作伙伴关系”。但随着计算机不断改进、有了更多掌控权,这种模式正在瓦解。只需看看无人驾驶汽车、在线翻译软件和亚马逊正在测试的无人收银商店,就会知道重大转变正在发生。现在,数字技术正在入侵实体世界。

Platform:比如,最大的出租车公司不拥有汽车——优步;最大的酒店经营公司没有任何酒店物业——Airbnb;商品最丰富的零售商没有库存——阿里巴巴;最有价值的“媒体”公司自己创造的内容并不多——Facebook。苹果商店中超过220万个应用几乎都不是苹果公司自己开发的。利用平台创造市场并非易事。但平台一旦运作成功,就会产生巨大的网络效应。

Crowd:不胜枚举。

个人认为,在数据时代,有大量的人工劳动力无疑可以被取代,而曼昆告诉我们,社会在失业与通货膨胀之间存在短期的权衡取舍。于是是否可以作出这样的联想——理解数字化趋势,是理解当今商业大势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