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叆茉同学,一来我拖你淌这趟浑水,虽是无意,终是我对你不住;而来我大了,一个新朋友的名字写在纸上也再难成为令我心动的trigger,我自私地希望你也hit and run.我也在沙发靠背的水钻映射下看到你礼节性的笑,也在建国路天桥下看到你半开玩笑之外的半份真诚,也在走出喜鹊的一瞬间know you feel just the same.你这迷信老奶的星座理论,莫不是有些道理?我记得你说,你先不要哭,I’ ve been there, too,但愿你学懂去享受过程;我记得你说,吃饭或喝酒,你都可以来找我,我有预感我们能有一段故事;我记得你看着我吃掉三盒瓜,欲言又止,打字给我说有些害怕,有些恍惚;我记得你红了的眼眶,自然也记得你向我阐释的狡黠;叫我记得你说,我们一定会吵架,但现在把解决方案提前摆出来,是希望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好,便去那锦官城寻你,并肩行山水。

惟愿此刻延长

四年一度世界人民大狂欢的节日~这便是夏天吧!

日常反思ಠ_ಠ

他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面前,正如他计划的那样。

他绝口不提下一次来北京是什么时候,只对我说,暑假见;他叫我帮忙,我理所应当地没有去想这件事情的合理性;柏心然约我周六谈心,不是早上也不是晚上,把我的周六拦腰截断;吃饭也还不够,竟还要陪我去看电影,我心有疑虑,却也理所当然地接受这情感输入;甚至,我还信了什么罗雅涵和洛雅涵的巧合——你看,他不说好看,也不说不好看,且每每遇到这样的问题,他都给我满分回答,只告诉我——你是除了迪丽热巴以外最好看的女人——叫我只能心里偷笑,表情却一定要做得委屈。

是了,这标答是在国贸听到的。想来他也在心里掂量过这个女人的欲望、野心和虚荣,最后还是说,那就帮她实现这些奇形怪状的愿望吧。然后在进门的时候还要轻描淡写的来这么一句——其实很像引诱小孩离开手机去外面看看风景的那种语气——“我们的房间可以看得到中央电视台噢。”他不知道那时的我已经许久都没有来国贸迷茫了,可我也未曾想到,那天晚上迷迷糊糊快睡着时他那一句“所以你还是不喜欢这个城市吗”,映衬着东三环中路的路灯,透过略微硬朗的清乳色窗纱,朦胧地到了我的脸上,到我的眼底,让我瞬间被重新赋予了做梦的能力。我仔细回想,自己表扬某人时总是在贴标签,下定义,说些 你的热情总是我的灵感 你的逻辑总是让我心神荡漾 云云。而当我面对睡在我身边的这位同志时,只拙劣浅薄到瞠目结舌。“sophisticated.”跟这座城市一样叫人欲罢不能。他刚刚还在说着那些吃喝嫖赌的混账话,下一秒就略显疲惫和不耐烦地让我敲自己脑袋:你以为的都只是你以为。

我想起民国时那些风华绝代的绰约身影,有的出身优渥,有的茕茕孑立,有的命途多舛,有的超然洒脱,有的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有的跌落尘埃一笑粲然。

从<斯德哥尔摩情人>
到<同舟之情>
到<Don’t blame me>
再到<信任>
你熨衬衫时指节分明的手
和你哼唱“顽童大了没那么笨……”时微微眯起的眼
你留在鼓浪屿上的泪水
和我一抬头就可以看到的划亮整个夜空的笑
是我纷纷的情欲
也是我人类志向的转移

我想要珍惜你

- 你下意识地看手机就是不想听我说话。

- 那你现在背对着我是不想听我说话吗?

- ......不是。

- 为什么要去定义别人的思维模式?


- 我们可能会是不错的合作伙伴,可我们真的会是很好的恋人吗?

- 你觉得现在怎么样?就是平时隐藏情绪,全部留到见面来解决?

- 我觉得不怎么样。

-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 ……没有。

- 我也没有呀。

- 我知道了……我下意识地认为一定有更完美的解决方案,而且我理所应当地期待你来告诉我这个答案。

 

 

- I am sorry...

- For what?

- I can’t focus on my body.  

- Let’s try it.     

 
 

- Tired?

- No,sir.

- Like it?

- Yes,sir.

How can I survive this deep blue without your temperature

“Oh lights go down/In the moment we are lost and found/I just wanna be by your side/If these wings could fly”

这不是一个美好的夜,但仍有美好的人拥有着美好的夜——不也令人宽慰?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我反复对向我寻求帮助的人群说。
“我不做国新,我做新闻。”我反复向自己确认。
“我们两个的成熟足以应对所有变数。”我反复向周围宣告。
“在用下一场社交rectify this situation之前,先深呼吸。”我反复对自己暗示。
“To fool/To fail/To start again”不行我今晚没有这样的豁达。
“Woke my drifting soul/and led me home”我不停地想起我的每一颗北极星。

或许只是明天要考C语言了有些刨烦,但回过头来看这上述胡言乱语也不全是胡言乱语,焦虑全是真的。
我需要跟左老师见面。
也需要我的口红和眼影到货。

我感觉最近和左老师不太好,需要见面。

“你向往自由的高处。然而如此年轻的你,也面对着众多危险。可是,我殷勤地祈祷,你永远都不会舍弃爱与希望。殷勤地祈祷,你永远都不会舍弃灵魂中高洁的英雄。”

“愿五四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