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我不算资深影迷,没办法作出诸如“这种多线叙事网状电影,外国文艺片中也不少了,像是04年的奥斯卡最佳电影《撞车》,通过一桩车祸,贯穿起几个不同主角的家庭故事。”之类的点评。


抒情刻意吗?奇异恩典和between worlds都是陪伴我走过漫漫岁月的珍藏。
不接地气吗?我看完之后,羞愧于自己没能考上清华,羞愧于自己没有读过《管锥编》,羞愧于自己不能算是说出“佛系?在你们看来成佛就那么简单的吗”的轩哥之友人,羞愧于面对自己一中人的身份和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背景。
天资之愚笨、品行之顽劣、态度之懒惰、学识之浅薄者如我,还不具备资格成为“站在泰戈尔身边的、那个时代最卓越的一群人物”的朝圣者。

但我又实在是很高兴。
我很高兴地看到,教我中庸之道的爸爸和不愿我当记者的妈妈都潸然泪下。
我很高兴地看到,自己从看到闻一多的那一刻起就想起我亲爱的唐远霞女士,看到杨振宁的那一刻起就想起我可爱的田仁军先生……还有好几位我可爱又闪耀的引导者——我现在正在为之写信的师长朋友们。
我很高兴地看到,我跟那些给这部电影打低分的人,不是一类人。
而导演编剧制片人,知我之友也。

多谢,多谢!

————————————————————————

今天又看了一遍,第一次二进影院观看同一部电影,在昨日喘息啜泣和试图平静之时错过的一些有趣的小细节都于今日捕捉到了,且有几处新添的小感悟。一个是那个年代的学子果真个个都和轩哥一样,身板挺拔,气宇轩昂,且表里如一地以认真为荣;一个是张果果父母支边的故事让我想起cyk同学的父母,但我至今还是有点遗憾和想不明白,相互扶持横穿大漠、翻越雪山的情谊,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竟然也不够支撑一段缘分走到生命的终点——何以甚之?而所历甚之足以致道宽乎?第三点是,我在看第二遍的时候就很明显地感受到,如果你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在任何时代都有人愿意怀着“发自心底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那么再用心的桥段和技巧也不能打动你——就像我现在听着这几位可爱的商人朋友们谈着发财大计,我却绝对不会对之产生和三年前两位陈姓同学在我家客厅中的对话一样的敬意——因为我不相信。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