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在湿度94%的北京起了湿疹,半夜外卖买药,发给左老师看。想着他已经睡了嘛。想想明天早上醒来他看到消息会因为昨晚错过了担心我的机会的懊恼样子,我就想要偷笑。结果却是我的消息把他吵醒了。跟他一起出去这么多次,我竟然也不知道他晚上不开勿扰——是我睡得太死了吧哈哈哈。但是我白天真的很不开心啊,就像初中跟lyy生气的时候一样,心脏被捏紧的感觉真的不好。所以我的气压也还是很低,一口一句“好呀好呀”(这可是相当可恶的尹bh之口头禅呢)。屏幕另一端的那人大概知道我还在借题发挥,便低声下气至极,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再有坏心思了。他的语气真的让我想起lyy(她也是这般毫无营养地哄我,也总是一不小心就惹我生气——跟水瓶座或天秤座的博学派们怎么可能有这种情节的啊哈哈哈)我便问他在华麟的时候都在干嘛,然后他说,在憨费,也在下楼做操的时候故意走慢一点,这样就可以走在后面看我。我一直以为他是从初中就开始喜欢Abrina的,然后他说是高中才喜欢她的。我说,天,不信。他说,天,不信?那你快睡。哈哈哈哈,信不信的话,对这两个人、这段关系来说,早就没什么所谓了,也许就像好几个共同好友所言——“感觉你们已经结婚很多年了”——现在添一些15岁的阳光自然也没什么所谓啦。只是15岁时,包括我俩在内的谁都想不到最后会是这两个人而已——“什么最后?”“谁说最后了?”哈哈哈哈!
我当然各挑一部分最好的来怀念。
我当然选现在这个每一部分都属于我的来倾注一切爱和全部喜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