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古巴比伦和古埃及文明很早就已经枝繁叶茂,位于其边缘地带的希腊移民既得益于这两大文明,又因为保持着观察的距离,得以正常成长。就如尼采所说,希腊是正常的儿童,有他们自己所要玩的游戏,有他们自己独特的理智兴趣。希腊人没有如巴比伦和埃及文明那样,过早地被宗教仪式和神秘经验所羁绊,而是因着对理性的卓越鉴赏力,保持着对人性和理性探索的好奇。他们任由思想做主,任性地呈现生命的完整。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