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风起时

霁月清风,琅琊榜首。
病骨一身,未雨绸缪。
低眉浅笑,妙计藏袖。
壮志未收,情义千秋。

早已不会为了什么情节都哭得稀里哗啦,事后想起又颇觉矫情。但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在宁国侯府,言侯一步一步踏上台阶,身后铁甲簌簌逼近;在猎宫,蒙挚大喝,将士齐应,殿内利剑出鞘,殿外视死如归;在金殿,莅阳的声音在暴怒的皇帝面前颤抖,靖王的胸口抵着父皇锋利的懦弱,群臣附议,帝冠落下;在风中,所有人铁甲凛凛,一跃上马,并驾齐驱,卫国保家。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是受到到静妃娘娘的熏染吧,我没有哭得颤抖,只是轻轻地理着自己的呼吸,任由泪水汩汩落下。我浅浅地吐气,吸气,我知道,只要不触到那块薄片,气息和悲泣就不会溢出,胸腔中的梗塞也会慢慢融化。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要去保护他,守护他,为他鞠躬尽瘁,为他流血奔命,为他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因为他们守护的是林殊,是梅长苏,是赤焰军的少帅,是江左盟的宗主。那不是别人,那是所有人心底最微弱、却最温暖的一道烛光。所以聂锋在他的炬炬目光下吞下嗜血的野性,收敛起积累十余载的仇怨暴戾;所以霓凰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中抓住了那份似曾相识的信任,在泪光中嗫嚅着拥他入怀;所以蔺晨嬉笑怒骂,唯独对他难以潇洒,冷冷道着不识林殊,转身却要他收自己做亲兵护他周全;所以静妃掩面而泣,言侯拱手一诺,所以卫铮、甄平和黎纲得知冰续草的用法后毫无犹疑,哪怕自己血枯而死,只求换他一日无恙……所以他朱弓难持,低眉浅笑,却仍是金陵城里最明亮的那个少年。

红绸落地,珠辉依旧。

昔年朱弓,壁上空悬。
关山横朔,谁可补天。
征途望断,铁甲犹寒。
待赤焰归,海清河晏。

风起。

云散。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