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李普曼传

在激进的烈火中进行改良是有教益的;而假装激进的改良却是死路一条。

道德的裁决不能断定生活的价值,道德理论也不能说明本质的善良。

你对世界贡献的任何一条真理,都将成为千失一得的好球。

李普曼已经对“思想浅薄的反叛者”感到厌倦,“他们宁肯做十个梦也不愿实现一个,而且总把咖啡馆里的辩论错误地当成一场艺术运动,或者把委员会的一次会议当成一场社会革命。”他说,“这是不动脑筋的懒汉思想。他们自以为可以空中建阁,以为创造性的活动存在于高谈阔论之中。”他在他的日记中写到:“我对革命者越来越不同情,而对管理问题和建设性的解决办法则兴趣日增。”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