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轻轻关上房间的门,拉开椅子坐下的前一秒,余光瞥到的景象让我以为自己是玛丽洛尔。
跪在沃博雷尔街4号第六层的房间里,看不见的光静静地照在圣马洛的街道上。爸爸还没有来得及打磨、抛光,上漆、涂油。这样粗糙的街道。
我的爸爸很久没有回来了。
他会把我的《海底两万里》带给我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