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也许我也很不成熟

第一眼自然是不高兴的,甚至有些愤怒。

静言思之,真是一点必要也没有。难道我们不是才认识了一星期吗?为什么便要求对方顾及自己的自尊心呢?

首先表明我的观点:你的文章让我更客观地了解了这个人,叫我好好地反醒了自己口无遮拦的毛病。我看得见他是一个成功的造梦者,也是一个不错的商人,但我就是不会成为他这样的人。

据我所知这世上有的是率真,有的是不妥协。胡克可谓是个大人物了,各领域的卓越成就使他被称作 英国的达芬奇。但这个人实在是个直肠子,人家牛顿写信给皇家学院说自己发现了 平方反比关系,胡克随手一扔,说他两年前就发现了。牛顿火了,大闹皇家学院。当时胡克是主席呀,这样一来就成了一个进步青年可怜巴巴地哭诉自己被大牌潜规则,公众舆论偏向谁还用说吗。还有一直纠缠至今的万有引力问题。今天我们的教科书上没有胡克头像的原因,是后来牛顿当上英国皇家学院主席后,就使一切和胡克有关的东西都灰飞烟灭了。可是简爱,那流转的眼波里是满满的独立和坚毅。她的反抗与斗争却是建立在真善美的基础上的。这说明理智与成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牺牲。

我所信仰的是世人眼中的大政治家,像孔夫子,像孙中山和周恩来,像马克思,像华盛顿和林肯。我不敢说我对这些人了解的一清二楚,谁有着一段不敢恭维的往事,谁又在背地里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一律不曾知道。但这些人在台面上呈现的是为了人类或者人民的幸福在劳动,传达出的思想顺的是大同的方向——这才是我爱的。我爱的是君子贤士,我爱的是香草美人。我爱的是我的中华民族,是千年文明最终产物以和为贵。

我为我在这篇文章中所学得的对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对某些人的确崇拜到了狂热的地步,但因为他推到倒我尚未成型的世界?臣妾做不到啊。

嶲棠 2015.01.07于凌晨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