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反反复复地听李晓东在歌手上唱的《消愁》,我爸说他表演太过,还是写这首歌的毛不易演绎得动人。可我觉得他只是一不小心错过了写这首歌的机会。当然,必须承认的是,歌手的硬件是卓越无可挑剔的,包括伴唱,着实为这首live增色不少。可我还是觉得,他只是一不小心错过了写这首歌的机会。

脑袋里反反复复都是那一句,“我和晓东哥,我们整夜整夜地坐在三里屯的大马路边上,看不到未来在什么地方。”


离开北京的第一天,我不想它。

我只给它铁青的面色。

但我不能不想它。

北京又有什么错呢?

而三里屯的大马路边上的的确确来了又走的是无数动人的易地不可的灵感

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
一杯敬故乡
一杯敬远方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死亡

“ 清醒的人最荒唐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