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正是张佳玮这样的人,让我无限热爱自己的民族和文化,让我一次又一次充满爱意地描摹“中国人”这一世界上最精彩的形象。
也许北京亦如此吧。可不是嘛?您说说全中国还有什么别的地方比北京更能代表中国人吗?

下引一段以作支撑。

“听老相声的诸位,都知道得很:相声里有使脏活臭活的,确实也好玩。但是有底线的老诸位会节制,并不会到处无限制散。
当年解放前,刘立福先生说张寿臣先生,《枪毙任老道》,有个验某部位的包袱,比较下三路。
如果下面都是男客人,张先生就直接说了,大家哄堂一笑。
但凡看见有女客,张先生就东拉西扯,拖时间,当着女客,不说这路脏活。
我们不能指望每个演员都有张先生这觉悟,但这是个意思:有点廉耻心的相声演员,是懂得的:荤段子下三路,不是不能使,但不能总是这个,而且,得避开姑娘大婶小娃娃。

西安的王声老师,自己也是位球迷。他跟我打过个比方,说这路擦边球活儿,好比球场上的假动作小trick。好比罗德曼起跳前的一搡、鲨鱼横肘子朝腰里那一下。你真没法了,不得已而为之,使一个,而且使得巧,不让场子冷了,行;但如果你从头到尾使这个,还美其名曰“我们以前就这么打球的”,那就跟野场地那些老球皮流氓没区别了。

就好像相声已经被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诸位先生发展出如此炉火纯青的技艺了,大家还在听屎尿屁,还认为相声就是屎尿屁——当然,乐意接受这种感官刺激是各人自己喜好,只是这里有个问题:
——滥用擦边球和感官刺激的,要么是用来掩盖技巧差,要么是本身就没打算给观众好活儿。
——还有一种可能是,本身所在的圈子,视野就这么点。
——就像在球场上从头到尾靠小动作打球的,不是打得差,就是坏。
——或者一整个球队都是这德行。
——如果还念叨“打球就是要靠小动作从头撑到尾”,那就是傻坏傻坏的了。真是打算把各色前辈都给气死了。”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