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小郭:其实我不是很愿意去面对这种尖锐的矛盾,因为我痛。但是不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难,都觉得痛,才需要有人勇敢的去面对、去处理吗?如果所有人都可怜巴巴地卖萌说——逃避可耻但有用——那还要我们记者做什么?

老郭:你说的对,要勇敢,要坚强。你说过,记者是现代社会的侠客。但是不能意气用事,我希望你在痛过,哭过,气过以后,能冷静下来去做事,这是你的职责所在。同时我也想提醒你,第一,不管是江歌案还是红黄蓝,都是小概率事件,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好人多,你要相信我;第二,大家都很愤慨,这是真的,但是一定有别有用心的人——有的是为了达到某种邪恶的目的,有的是为了自己能被看到;前者比较容易识别,我希望你能对后者也保持警惕——他会尽其所能地不择手段地推波助澜,不管事情发酵到什么程度,不管会造成何种影响和后果。作为信息资源的一级掌握者,我看到了什么,我就给你们呈现什么,我不引导你们判断,至于是非功过、功有几分过又几何——交由历史评判总结。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新闻从业者应有的样子。所以说你如果一定要坚持什么,那就坚持客观吧。

对于没有新闻理想的同学们,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这个观点:只信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生活会简单一点。


注意,是只信,不是只看。 
以及,建议你不要先入为主地认为邸报是空泛的,是毫无内容的。这些你看了以后内心毫无波澜的文字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一样,都是顶级研究者们经过大量思考和努力做出来的成果。


刚刚下单买了个手机壳:

稳住 我们能赢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