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所以世上並沒有絕對真理,大家都是說些因時制宜的話,寫點朝令夕改的文章,又何妨😉” 引自高一去香港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叔叔,城大硕士毕业,目前在AIA当个不大不小的头目,保险业精英。喜欢他不仅仅在于他长得一副Ezra式的帅大叔面孔,他镜头下的香港从来不是灯火璀璨,他在各种晚宴上的身影从来不是最挺拔,而是他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在上海念书在香港深造和工作的云南人,是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一员,喜欢徒步和登山,会在凌晨四点爬上虎头山去看日出,还会在家里圈一个起码有四个婴儿床那么大的地盘去“放养”他家还不会走路的宝贝,自己在旁边表演蹩脚的杂技逗小朋友开心。

不禁想到,在这么一个“大家都是说些因时制宜的话”的年代,结婚真是一件非常之需要决心和勇气的事了,无论男生女生,你想啊,你要牺牲你的自由去操持一个家庭,牺牲你的脾气去维系大小和睦,牺牲你的修养去为了争取而撕破脸皮(而不是撕破面具),牺牲你对于你的情人所有的期许和你的情人对你所有的幻想去推动一艘巨轮——这艘轮船上,有柴米油盐酱醋茶,有双亲子女车房贷,汽笛鸣响,瓶瓶罐罐叮叮当当,锅碗瓢盆你呼我嚷。不仅是两人之间的爱情,连着你对婚姻和人生的部分理解还有你对这个世界部分的价值判断也将被一并推到奖池里——奖品,就我所知有可爱的小孩(可能只是会说话之前),令人羡慕的晚年(在保持健康的前提之下和激素失调的更年期之后),还有可以被写成案例的婚姻——那么你有多大把握会成为那个幸运的家伙?我一直讲,啊,任何关系,亲情,友情,爱情,都是要靠经营的——可是博弈者啊,你能一直保持理智吗?这样沉甸甸的责任居然还附加这样多的风险,如此,这个决定所体现的诚意足以抵过万千城池。

所以我现在有点理解了那个辩题——is it necessary to live together before marriage——如果我哪天真的结婚了,想必这会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勇敢的一个决定。

当然,这也可能成为一篇“朝令夕改”的文章。
又何妨?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