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根据Andrew McAFee的观点,digital future将会立足于机器、平台和大众身上,电脑和互联网的最新发展为工作方式带来了三类转移:第一是人工智能代表的从人到机器的转移;第二是从产品向平台的转移;第三是由大众推动的实验与创新。

Machine:过去,人和电脑联手合作,并借助电脑增强了自己的能力——作者称之为“标准合作伙伴关系”。但随着计算机不断改进、有了更多掌控权,这种模式正在瓦解。只需看看无人驾驶汽车、在线翻译软件和亚马逊正在测试的无人收银商店,就会知道重大转变正在发生。现在,数字技术正在入侵实体世界。

Platform:比如,最大的出租车公司不拥有汽车——优步;最大的酒店经营公司没有任何酒店物业——Airbnb;商品最丰富的零售商没有库存——阿里巴巴;最有价值的“媒体”公司自己创造的内容并不多——Facebook。苹果商店中超过220万个应用几乎都不是苹果公司自己开发的。利用平台创造市场并非易事。但平台一旦运作成功,就会产生巨大的网络效应。

Crowd:不胜枚举。

个人认为,在数据时代,有大量的人工劳动力无疑可以被取代,而曼昆告诉我们,社会在失业与通货膨胀之间存在短期的权衡取舍。于是是否可以作出这样的联想——理解数字化趋势,是理解当今商业大势的基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