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Goo

嶲棠和琥珀

8月3日

我想不清楚为什么要变天,也没有信息来源,但我还是要想究竟有些什么量变的痕迹。
我想不清楚为什么要说好,也没有飙升的激素含量,但还是想跟你见面。
我在休假,可是只有身心疲惫的人才需要休假,我不需要休假。
我希望活在幻象里,活在清明上河图中,活在东京梦华录里。
那么幻象破灭之后,又该怎么活?
就像,让我又期待,又心痒,又畏惧的,你。
已经开始不健康了,是否要终止?

大概是假期说的话太少,憋出毛病来了,现在还有五百页的教材没有看呢,瞎想什么。

评论